士兵將飛鏢上的字條取下遞給溫婉,她展開字條開了一眼冷冷勾唇又看向申邦。

  “如今信也送到了,我就先告辭了!溫將軍,我們改日戰場上見!”話音剛落,申邦轉身就走。

  幾個士兵作勢就要沖過去卻被溫婉制止:“不用了,你們抓不住他?!?br>
  申邦既然敢來,且是以這樣的方式,想來山坡后邊還有人等著他們呢,若是就這么去了,指不定是誰圍剿誰。

  “上面寫了什么?”楚柯問道。

  溫婉將字條遞給他,楚柯只看了一眼便眉頭緊蹙,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“故人歸來,特備薄禮,期待重逢?!?br>
  “這是何意?”楚柯費解地揉了揉手里的字條問道。

  溫婉冷淡地輕哼一聲:“誰知道?!?br>
  楚柯將字條隨意一丟:“總歸不是些好東西,別理會就是了?!?br>
  溫婉微微頷首推了楚柯一把:“繼續訓練!”

  “遵命將軍!”楚柯立刻站直身子行了個禮做出嚴肅的模樣來,但卻顯出幾分滑稽,讓溫婉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  待楚柯走遠溫婉的臉色才冷下來,她的目光落在地上的字條上,眼神晦暗不明。

  申邦之所以來的原因溫婉也猜到了,雖說她回來的消息早早地就傳到了蠻王那里,但是依著他的性子定然要派人來確認。

  至于蠻王所說的薄禮究竟是什么溫婉不清楚,但楚柯說的不假,這可不會是什么好東西。

  因申邦的不請自來,軍營上下都打起來十二分的精神,時刻警惕著準備著,以防蠻國忽然進攻。

  可是接連幾天蠻國都沒有什么大動靜,唯一來的竟然是時有時無的小騷擾。昨天抓了一個挑釁的,今天抓了一個誤闖的,惹得將士們都憤憤不平。心中皆想著蠻國這是瞧不起他們,故而才派些小嘍啰前來試探。

  溫婉對此并不在意,她安安心心地等待著,多多少少明白了蠻王的意思。

  他這是在等她動手,可她偏生不想如他的愿。

  “蠻王這一招玩得可真幼稚?!背孿瓶逝竦牡諞瘓浠氨閌僑绱?。

  溫婉支著腦袋看他,眸中含笑:“怎么了?是惹惱你了嗎?”

  “嘁,我是這么容易被惹惱的嗎?若是真的這么簡單,豈不是中了他的圈套!”楚柯不屑地冷哼一聲,“我就是覺得太難纏了太麻煩了些?!?br>
  “嗯,不錯,如今會好好思考問題了!”溫婉夸贊了一句。

  不知這句話哪里戳中了楚柯的痛點,他的臉色忽而凝重起來,默默瞧了她一會兒說道:“我總覺得有些古怪?!?br>
  “說說?!?br>
  “蠻王派申邦來送信挑釁,但是卻遲遲不動手究竟是要做什么?難不成就只是為了惹怒我們讓我們先動手嗎?”楚柯眉頭緊蹙,實在搞不懂蠻王是怎么想的。

  “按照以前的觀察來看,蠻王從不干這種費時費力的事。這樣的事倒像是……”楚柯一怔,同溫婉對視一眼才猶猶豫豫地繼續道,“倒像是我們會干的事?!?br>
  同蠻王比起來,溫婉他們一向欲擒故縱,撩一下就跑,待蠻王的暴脾氣被撩起來亂了陣腳再全力攻破。

  如今的蠻王像極了從前的他們……

  楚柯和溫婉就這么靜靜瞧著對方,心中隱隱有了不敢說出口的猜測。

  “將軍,發現蠻國一個小隊正悄悄從我們后方潛入!”

  “報!蠻國大軍正向我們逼近!”

  忽有兩個小兵一前一后闖入,神色皆十分凝重。溫婉還未來得及開口,又有一個小兵闖入,聲音比起來前兩個來竟多了分顫抖。x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x33xs.com/

  “報!蠻王率領的分隊距離我們僅有百步之遙!”

  溫婉猛地起身大步走出帳篷,透過遠鏡可以清楚地看到一群人正往這邊逼近。

  所有的將士皆站在溫婉身后全副武裝,待溫婉一聲令下便沖鋒陷陣。

  可軍隊卻在百步之內停下了,而蠻王等人卻是靠近了些,在能夠讓溫婉等人清清楚楚瞧見他的神情模樣的地方停下。他坐于戰車之上,斜倚著手柄撐著腦袋看著溫婉的方向。

  他的身邊還站著另一個人,那人身材頎長,眼若明星,面若冠玉,仍是那副清風明月的姿態。

  楚柯看到他時臉色一變,抬腳就想靠近卻被溫婉拽住了手腕。

  “想來這就是給我的薄禮了?!蔽巒耥懷?,淡漠地掃了一眼祁淵,然后將目光落在蠻王臉上。

  “溫將軍,本王說過我們會再見的?!甭踝旖俏⒐?,眼神玩味地打量著溫婉的臉色問道,“你喜歡本王送你的禮物嗎?”

  “蠻王有心了?!蔽巒窶瀋賾?。

  “溫將軍不必緊張,我只是近日覓得一位好軍師,想告訴溫將軍一聲罷了?!甭醯哪抗飴湓諫肀叩鈉鈐ㄉ砩?,“聽聞這位軍師還是溫將軍的故人,溫將軍可還記得?”

  溫婉并未看祁淵一眼,只是死死拽著楚柯的手回答:“不記得?!?br>
  楚柯的手緊緊攥成拳,看了溫婉幾眼,又瞧了瞧祁淵,咬牙甩開溫婉的手后退幾步別開頭。

  祁淵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在溫婉的身上,聽了這話不禁愣住了。他抿唇不語,亦或是不知該說什么,以什么立場說。他忽而覺得溫婉的眼神太過冷淡,讓他不想面對。

  可偏生蠻王卻悠然開口:“哦?那可真是可惜了。本王還以為這軍師你認得呢!看來是軍師的心意錯付了?!?br>
  溫婉拍拍手便有士兵搬了把椅子給她,她淡定坐下掀了掀唇角:“蠻王也不必這般陰陽怪氣的,若是想打便堂堂正正地打,若是不打我還要回去休息?!?br>
  蠻王輕笑一聲:“大敵當前還這般悠閑自在,真不愧是溫將軍啊?!?br>
  溫婉的指尖點了點扶手,面上一派淡然。她偏頭看了看楚柯,楚柯會意對著將士們拍了拍手。

  將士們竟皆盤腿坐下,三三兩兩嘮起嗑來,全然沒有緊張感。

  蠻王笑容一僵,剛想抬手便被祁淵制止,蠻王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吩咐了下去。

  只見蠻國的士兵并沒有后退的打算,而是選擇在原地安營扎寨。

  溫婉譏諷一笑,如今這情形是要比誰更有耐心嗎?若是從前,蠻王可不會這么做,可偏生他身邊多了一個祁淵。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x、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

  祁淵……

  溫婉支著額頭,眼神陰郁地打量著祁淵。

  原來祁淵離開之后竟去投靠了蠻王,任憑她怎么想也不會將他們二人聯系上。祁淵即便再怎么惱她,也不該背信棄義,背叛生他養他的國家……

  “他也許是有什么苦衷?!背倫諼巒襠肀卟♀筲蟮匚鈐ㄕ醫榪?,“說不定是他離開之后不小心被蠻王抓住了,然后迫不得已假裝投靠他……”

  楚柯抬頭看了一眼同蠻王坐在一起的祁淵,越說聲音越小,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  “若他沒有苦衷,他的的確確就是叛國了,你當如何?”溫婉轉頭看著楚柯極為認真地問他。

  楚柯怔住了,目光閃躲想要逃避這個問題,無奈溫婉卻沒有放過他的打算,她緊緊盯著他等著他回答。

  這個問題溫婉不得不問,楚柯也不得不答。若是祁淵真的就是叛國了,那么戰場上的他們就要兵刃相向,即便再怎么逃避也沒有用。

  溫婉如今唯一害怕的就是楚柯下不了手,屆時傷了自己。

  “若是他真的叛國了?!背亂а?,語氣堅決地說道,“那我便親手殺了他!”

  溫婉松了口氣,轉頭時心卻一沉。她看著祁淵一步步靠近,然后停在自己面前。

  “我想同你談談?!逼鈐詰?。

  “我與閣下并沒有什么好談的?!蔽巒翊鬼?,語氣淡漠而疏離。

  倒是楚柯見到祁淵便向起身質問,卻被溫婉一個眼神嚇得噤聲,只能沉默地瞪著祁淵。

  “我是代表蠻王來同溫將軍談事?!逼鈐ǖ?。

  溫婉眉心微蹙,狐疑地打量著祁淵:“就這么說吧?!?br>
  祁淵攥緊拳頭又松開,眸中帶了笑意:“還是借一步說話吧,畢竟事關中原和蠻國,馬虎不得?!?br>
  話罷便轉身向僻靜處走去,溫婉默了默起身跟了上去。

  溫婉背靠大樹低著頭,嘴里催促:“閣下想說什么還請快些?!?br>
  “你就這么不想看見我?”祁淵的聲音放軟了許多,湊近了些問道。

  溫婉并不開口,祁淵只好道:“蠻王想拉攏你,若是你投靠他便可坐擁榮華富貴?!?br>
  “所以這就是你叛國的理由?”溫婉唇角微勾,抬眼望著他目光凌厲。

  “原來你是這么認為的?!逼鈐ㄇ嶁σ簧閫返?,“是,我確實是為了榮華富貴,那又如何?”

  “我為你出謀劃策這么多年得到的遠遠比不上蠻王給我的,你憑什么指責我?”

  “叛國就該死!”溫婉聲音一冷。

  祁淵難以置信地望著她:“所以你想殺我?”x33小說首發 2018中国男篮c www.cdcmuc.tw m.www.cdcmuc.tw

  溫婉沉默了,一時竟不忍這般同他說。祁淵終究跟了她多年,在她心中他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這樣一個人,可是當事實赤.裸裸地擺在她面前的時候她又如何騙自己。

  “我竟從不知你能這般無情?!逼鈐ㄗ猿耙恍?,放棄似地嘆道,“也罷也罷,如今我也并不在乎。只是仍想勸勸你,與其為顧念安賣命,倒不如歸順蠻王過安逸日子?!?br>
  “或者嫁給我,我們離開這里,遠離紛爭。蠻王承諾,只要你嫁給我,蠻國從此便不再起兵中原?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