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中国男篮c > 言情小說 > 庶女毒妃:王爺請接招 > 第二百九十章 風云詭變 二
  縱然高寅這樣說了,高瞻依舊一臉擔憂。

  “父親,孩兒已經大了,足可獨當一面了?!備咭釕畹目醋鷗噠?。

  高瞻眉頭緊鎖,他臉上的擔憂如暮靄一般揮之不去。

  “我與父親許久都未曾對弈了,江陵拿棋盤與棋子來,今日我與父親好好殺上一局?!備咭底排ね房戳私暌謊?。

  他聲音才落,江陵就將棋盤擺好,可見早有準備。

  高寅提步朝軟塌走去,他盤腿上了軟塌。

  高瞻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。

  “父親?!備咭嶸暗?。

  “哎!”高瞻輕嘆了一聲,他提步朝高寅走去。

  他也盤腿上了軟塌。

  父子兩人相視一笑。

  高瞻看著高寅說道:“也罷!阿寅確實已經大了,今日就依你所言?!?br>
  日光透過窗戶灑進來。

  高寅抬眸看著高瞻說道:“孩兒定不會讓父親失望的?!?br>
  高寅手持黑子,高瞻手持白子,父子兩人與小小的棋盤上相互廝殺,誰也不曾手下留情。

  惠夫人不知她給姜鈺的信早已被他攔了下來。

  旁人不知季嫵的神通,他卻是知曉的,依他看她的神通絲毫不亞于趙元。

  齊王的寢殿浮云宮已經被姜策的人團團圍了起來。

  惠夫人冷冷掃了那些侍衛一眼,她眼中盡是譏諷,姜策的動作倒是快,可她在這宮中汲汲營營半生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她早已算計好了,只待阿鈺率兵歸來,放眼臨淄城中誰都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  齊王有疾自然無人敢阻攔惠夫人。

  惠夫人暢通無阻的進了浮云宮。

  一進浮云宮,她滿目擔憂看著眾人問道:“大王這是怎么了?”

  魏太醫已經在為齊王診治。

  “魏太醫正在為父王診治,夫人一會便知?!苯咼紀方羲?,他抬眸看了惠夫人一眼。

  柔夫人與后宮的幾位夫人都在。

  “大王?!被莘蛉艘渙潮?,她幾步走到齊王榻前,假惺惺的擠出幾滴眼淚來。

  她既然敢對大王用毒,自然是有把握誰也查不出來。

  可她不知她的一舉一動皆在姜策的掌控之中。

  眾目睽睽之下魏太醫抬手搭在齊王的手腕上,所有人屏氣凝神的看著齊王。

  “回稟公子,夫人,大王突然吐血昏厥乃是中毒所知?!逼?,魏太醫拱手看著姜策與一眾夫人說道。

  他一句話瞬間激起千層浪來。

  “你說什么?父王怎會中毒?”姜策面色一沉,他接著沉聲質問著魏太醫:“父王中了什么毒?可有性命之憂?”

  惠夫人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,實則她心中一驚,怎會這樣?x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x33xs.com/

  “回公子的話大王所中之毒乃縹緲,這種毒無色無味極難察覺,雖不立刻致命,但短短數日毒便入侵五臟六腑?!蔽禾剿底乓歡?,他低低的垂下頭去。

  在場所有人哪個不是人精,他這幅表情眾人已經心知肚明。

  “大王……”柔夫人瞬間跪在齊王榻前放聲痛哭了起來。

  “父王!”姜策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,他身子不由得搖晃了一下,往后退了數步。

  “大王?!閉鵓檎鵓?,惠夫人也立刻裝腔作勢哭了起來。

  直到此刻她依舊沒有多少擔憂,便是他們發現大王中毒了又如何?自古成王敗寇,只要阿鈺坐上齊王之位,把他們都殺了滅口,再把毒害大王的事嫁禍給姜策,他們打得可就是清君側的旗號,可謂名正言順。

  “此毒便無藥可接了嗎?”姜策雙眸黯淡目不轉睛的看著魏太醫。

  魏太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,他一副愧疚難當的模樣拱手說道:“毒已入侵五臟六腑,請恕微臣無能?!?br>
  “父王?!苯嚦醋牌臚醯偷偷幕攪艘簧?,他眼眶一紅,一副悲痛不已的模樣。

  “大王已是彌留之際,還請公子出面主持大局??!”魏太醫拱手看著姜策說道。

  他話音一落,一旁的幾位大臣也站了出來,跪在姜策面前說道:“請公子出面主持大局?!?br>
  姜策跪在齊王榻前,他渾身顫抖看著齊王忍不住落下淚來:“父王!”

  齊王一動不動的躺在榻上,他一臉死灰,一副氣若游絲的模樣,任誰看了都是一副將死之相。

  姜策只顧著傷痛沒有理會眾人。

  “請公子出面主持大局,將大王中毒一事查個水落石出,看看到底是何人謀害大王?!幣恢誄甲勇科砬蟮目醋漚咚檔?。x33小說首發 //www.cdcmuc.tw https://m.33xs.com

  還有很多臣子跪在浮云宮外。

  “宮中總得有人主持大局,請公子出面主持大局,查出毒害大王的真兇?!比岱蛉死嵫勰:目醋漚咚檔?。

  惠夫人不著痕跡的看了她一眼。

  她早知柔夫人是姜策的人,果然沒錯!

  “父王,兒臣定會查出兇手為父王報仇?!苯嚦戳似臚躋謊壑刂氐慕房牧訟氯?。

  “請公子出面主持大局?!敝釵懷甲右輝倏儀?,姜策才緩緩站了起來。

  他眼中帶著血紅絲,一一掃過在場所有人厲聲說道:“來人??!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毒害父王的兇手找出來?!?br>
  “是公子?!迸尤執蟛秸玖順隼純醋漚咚檔?。

  能在場的臣子自然都是姜策的心腹,譚中跪在姜策面前沉聲說道:“大王已是彌留之際,然,國不可一日無君,請公子下令禮部一面準備為大王治喪,一面準備公子繼位之事?!?br>
  “臣附議?!苯呋刮純?,其他臣子皆出聲附和道。

  姜策本就是儲君,由他繼位并無任何不妥之處。

  姜策目不轉睛的看著齊王,他沉浸在痛苦之中,仿佛根本無心理會這些瑣事,他右手微抬哽咽的說道:“便依諸位所言吧!”

  “微臣這就去傳旨?!碧分釁鶘磯宰漚吖笆忠煥?,他轉身就要離開。

  就在那個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惠夫人突然開口了,她眼中帶著淚看著眾人說道:“雖然阿策是儲君,但儲君繼位還需遺詔,大王在宣德殿牌匾后留有遺詔,新君繼位非等閑之事還是取來遺詔一看方為穩妥?!?br>
  她原本以為姜策定會阻攔。

  “夫人所言甚是,去取父王遺詔來?!痹趿轄嘸轂憒鷯α?。

  惠夫人看著姜策心頭閃過一絲疑惑。

  高寅還在與高瞻對弈。

  到底是長江后浪推前浪,他已占了上風。

  “阿寅棋藝是越發精進了?!備噠翱醋鷗咭檔?。

  “哪里是我棋藝精進了,分明是父親心不在焉罷了?!備咭醋鷗噠?。

  “事關高家前途我怎能掉以輕心!”高瞻垂眸說道。

  “父親就放心吧!今日姜策討不了半分好?!備咭尤薟黃鵲乃檔?。

  高瞻深深的看了高寅一眼,縱然高寅這樣說,可他怎能不憂心。

  “父親忘了我同是高家人,與高家一榮俱榮,一辱俱辱,高家的前途也是我的前途,我怎會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?!備咭醋鷗噠敖幼潘檔潰骸案蓋茲粼儼揮瞇目燒婢鴕淞??!?br>
  高瞻這才將視線放在棋局上。

  為了以示公正,由朱安與譚中同去宣德殿取遺詔。

  一眾人都在等著。

  很快他們便取回遺詔。

  朱安高高的舉著裝有遺詔的檀木盒緩步走了進來。

  他一出現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
  浮云宮中的氣氛瞬間變了,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。

  姜策看著朱安說道:“就請朱公公宣讀遺詔吧!”

  “諾?!敝彀補笆炙檔?。

  一道道目光中他緩緩打開盒子,取出放在盒子里的遺詔,緩緩攤開玄色的錦帛,他清了清嗓子照著錦帛上的字讀了起來:“寡人大去之日,公子策任明孝友,天下歸心,宜登大位。內外文武臣僚同心輔政,以安吾民?!?br>
  朱安越往后讀聲音越小。

  縱然如此在場所有人皆聽得一清二楚。

  當下惠夫人的臉色就變了。

  連姜策也沒有想到遺詔上竟然是他的名字,沒有誰比他再清楚這份遺詔的真偽了。

  這個結果真是太令人出乎意料了。

  “可見公子繼位乃是順應天命?!碧分鋅醋漚吖笆炙檔?。

  惠夫人幾步走到朱安身旁,她看了一眼朱安手中的遺詔,遺詔上的字清晰的映入她眼中,原本出現在遺詔上的名字該是阿鈺,怎會變成姜策?

  姜策既得遺詔,便是名正言順,阿鈺還有什么資格與他相爭,即便他傭兵攻入王宮也是謀朝篡位。

  惠夫人心中巨浪滔天,她抬頭朝姜策看去,莫不是姜策動了手腳。

  她不知姜策也是滿腹疑問,他總覺得這件事處處透著古怪,遺詔上分明是姜鈺的名字,怎會變成他的?

  他早已謀劃好一切,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若不是姜鈺,他又怎么將弒君篡位的帽子扣在姜鈺頭上?

  朱安雙手顫抖他將遺詔收好遞給姜策。

  姜策接過遺詔看了一眼,遺詔上確實是他的名字,且字跡足可以假亂真。

  事到如今他也沒有理由拆穿這件事,只能將錯就錯了。

  惠夫人有些失神,她的心突突的跳著,心中不安的很,她抬頭不著痕跡的看了朱安一眼。

  “大王……”她撲倒齊王榻前撕心裂肺的哭了起來。

  許是太過傷心,她眼前一黑昏倒在齊王榻邊。

  “夫人,你這是怎么了?”朱安驚慌失措的看著惠夫人。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x、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

  魏太醫就在一旁,他替惠夫人診治了一番拱手看著姜策說道:“公子,惠夫人傷心過度昏了過去,得把惠夫人送回寢殿好生歇息?!?br>
  姜策立刻命人將惠夫人送了回去。

  姜策如何不知她是裝的,如今整個王宮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她已然翻不出什么浪花來,只等著姜鈺率兵攻入王宮,他再將姜鈺一舉拿下,這件事便可穩穩落幕。

  高寅與高瞻還在對弈。

  忽的,就在那個時候江陵大步走了進來,他附身在高寅耳邊低語了幾句。

  “你說什么?”高寅面色一變瞬間站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