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中国男篮c > 言情小說 > 畫堂歸 > 第564章 命不該絕
  564

  籠毓苑被封,孫茗茗又氣又怕。

  她并沒有得過花,也有可能被傳染,所以很恐慌。

  又何況被關在這里什么人也見不了,簡直郁悶的要死。

  過年的時候,她在家里特意準備了許多好看的衣裳首飾,準備進宮來的時候見一見三皇子。誰想還沒等見呢就先被禁足了,真是越想越生氣,就把緣由都歸到了慶華公主身上。

  因此忍不住在房里低聲咒罵慶華公主:“一病歪歪的好像個活死人,好事半點兒也落不到她的頭上,白白投胎當了一回公主,卻活的這樣窩囊!要死便痛快些死好了。今日傷寒,明日花,把人都折騰個遍!真是個災星!”

  按理孫茗茗是慶華公主的伴讀,自有盼著慶華公主好沒有盼著她壞的道理。

  但因為慶華公主生性膽懦弱,在邀寵拔尖上一點兒也幫不了利欲熏心的孫茗茗。x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:https:/m.x33xs.com/

  因此在她眼中早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,再加上她如今和陳福勾結,在后宮中有了一定的根基。

  就算是慶華公主死了,她也一樣不會被趕出宮去,因為玉華公主的兩個伴讀如今都已不在了。一個徐知惜死了,另一個盛慕冰早就自請出宮了。

  所以孫姐大可以頂替她們的位置。

  并且徐貴妃也不會反對,因為孫茗茗也曾經極力的討好過她。

  就算沒有這些,孫茗茗還有一張王牌,那就是曾麗妃如今她和曾麗妃的關系匪淺,讓她替自己句話還是很容易的。

  雖然后宮里的事是皇后在掌管,但若是皇上開了口,皇后又哪有不答應的呢?

  所以孫茗茗很是有恃無恐。

  至于衛宜寧的死活,她根本就不在意。

  當然,如果非要做個選擇,她希望衛宜寧最好也死了,畢竟她不怎么喜歡衛宜寧。

  孫茗茗罵的累了,就躺在床上生悶氣。

  再衛宜寧,雖然也得了花,但癥狀并沒有像慶華公主那樣危急。

  主要是她身體底子好能扛病。

  韋蘭琪擔心宮女們服侍的不周到,親自照顧衛宜寧的起居。

  幾下來她就瘦了一圈,眼窩也青了。

  衛宜寧就勸她去歇一歇,道:“我已經不打緊了,別等我養好了再把你累病了,那就犯不上了?!?br>
  韋蘭琪實在有些撐不住,就:“那我先去躺一躺,一會兒再過來看著你吃藥?!?br>
  端敏郡主想接替韋蘭琪照顧衛宜寧一會兒,衛宜寧嚇得忙:“郡主,你哪里是能照顧饒,快別添亂了,省的我看著著急?!?br>
  端敏郡主也很無奈,攤手道:“沒辦法,我就是這樣,雖然想要照顧你,可也知道自己不會照顧人?;故潛鷦諛愀盎瘟?,免得你著急添病?!?br>
  韋蘭琪原本想著略歇一歇就過來照顧衛宜寧的,可她實在是累得狠了,躺下之后就睡了過去,一到黑還沒有醒來。

  到了掌燈時候,衛宜寧該吃藥了。宮女把藥煎好了,給她端進來就放在床邊。

  衛宜寧想等腰稍涼一些的時候再吃,就叫那宮女先下去了。

 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左右,那宮女只聽到里頭有碎瓷聲,于是急忙開門進來,只見藥碗打碎在霖上,藥汁灑了一地,而衛宜寧則趴在床上一動不動。

  這宮女嚇得半死,戰戰兢兢的跪在衛宜寧床前,聲的禱告道:“衛姑娘,你可千萬不要怪我。我也是迫不得已的,你到了陰曹地府可千萬不要和閻王爺告我的狀?!?br>
  這時又有幾個宮女走了進來,她們本來是交替著吃飯的,見此情形都嚇了一跳,趕忙去給端敏郡主和韋蘭琪報信。

  這兩個人聽了頓時嚇得魂飛魄散,三步并兩步地跑到衛宜寧這邊來。

  見衛宜寧一動不動地趴在床上,儼然已經一命嗚呼了,便平衛宜寧身上痛哭流涕起來。

  一旁的幾個宮女也陪著哭。

  “宜寧,你這是怎么了?之前不還好好的嗎?怎么我睡了一覺就變成這個樣子了?”韋蘭琪什么也不愿意相信。

  端敏郡主也哭著念叨:“早知道這樣還不如我在身邊照顧你,不定你就沒事了?!?br>
  忽然,衛宜寧的手動了一下,猛地抓住了那個給她端藥的宮女的手腕。

  “啊”那宮女以為詐尸了,嚇得臉色慘白放聲大劍

  端敏郡主和韋蘭琪也嚇得夠嗆,但隨即反應過來衛宜寧并沒有死,急忙扶起她,問道:“宜寧你這是怎么了?都什么時候了還鬧著玩呢?”

  她們以為衛宜寧是在惡作劇。

  “我沒事,”衛宜寧的氣息有些不穩,但就是不松手:“這個宮女在我的藥里下了毒,趕緊把她看起來嚴加審問?!?br>
  “我沒有,我沒有,求求你們,饒了我吧!”那個宮女語無倫次的求饒:“我不是存心要害衛姑娘的?!?br>
  其實當時這宮女把藥端來之后,衛宜寧因為身上難受的厲害,所以就等了一會兒,讓那個宮女先下去了。

  她不愿意麻煩人,等藥涼了就強忍著不適撐起身來去服藥。

  哪知剛要去端藥碗,忽然從房梁上掉下來一物,不偏不倚正落在藥碗里,把那碗撞到地上打了個稀碎。

  衛宜寧只覺得一陣眩暈,只好伏在枕上一動不動。

  她一連幾高燒不退,稍微一動便是一身虛汗,再加上又吃了一驚,當時頭暈的就更厲害了,只能趴在那里緩一緩。

  外頭的宮女聽到里頭有聲音,急忙進來,見到眼前的情形,嚇得的抖衣而戰??吹轎酪四吭諛搶鏌歡歡?,以為她已經毒發死了。

  她做賊心虛,在衛宜寧旁邊嘀嘀咕咕的那些話都被衛宜寧聽了個一清二楚,于是知道她在自己的藥里下了毒。(首發、域名(請記住_三<三^小》說(網)W、ω、ω@.x、彡、彡、x`¥[email protected]、o-м文)字<更¥新/速¥度最&駃=0 x33小說首發 //www.cdcmuc.tw https://m.33xs.com

  只不過衛宜寧實在命大,那碗藥還沒來得及喝就被打翻了。

  后來才發現從房梁上掉下來的東西是一只手板大的古錢,還是建房的時候懸在房梁上用來辟邪的,但因為年深日久,繩子朽爛了,它便掉了下來。

  外頭那個宮女不知道細情,還以為衛宜寧服了藥之后毒發,才把藥碗掉在霖上。